随着科技的发展知识传播 进入到电子化时代

来源:大京网

知识在哪里?如果20年前我们提到这个问题,大部分人第一反应会是书籍。浩瀚书海,是人类获取知识的通路,从最早石、木、陶器、青铜、棕榈树叶、骨、白桦树皮等物上的铭刻,到后来纸草所带来的巨大改变,使得知识以相比以往低得多的成本而广泛传播。

而随着科技的发展,“知识传播”进入到电子化时代,互联网让知识以字符的方式得以超大容量存储、实现一键传播分享。一个小型服务器所带来的知识容量就足以超越一座大型图书馆。而在互联网时代,由于人们阅读惯的改变,也就让大量知识在网上而非通过书籍实现传播,电子书成为重要的知识工具。因此,10年前再问“知识在哪里”这个问题,很多人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在网上”。

如今,我们进入到又一个全新的知识传播时代,即短视频“知识+”时代。短视频包含了图像(画面,视觉)与音频(声音,听觉)。因此它能够以更加直观、易懂、有趣及多样化的方式,去传递视频制作者想要表达或者呈现的知识。尤其对于年轻人而言,短视频传播可以将知识分解为一个个细节点,从而持续输出知识信息量,如此就能让处于快节奏生活中的人们,可以随时随地获取所需知识。

短视频“知识+”也让知识创作者与受众的连接更加深入。汪品先,海洋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汪品先院士一直致力于海洋科普,抖音粉丝46.7w,带着无数年轻人共同遨游在蓝色知识世界当中;曹则贤,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最擅长的是将生活中的常见现象与物理学结合,曾靠一条物理学解析异地恋的视频,让中科院物理所抖音号一夜涨粉百万。

来自各学科的知名学者走出书房,通过短视频将自身多年所学所思,转化为生动、易懂的科普信息,而越来越多的人则通过短视频,获得了以往求之不得的“高阶课堂”。以往知识传播只能实现1对10、1对100,如今则通过短视频实现1对100的N次方,知识传播完成了用户裂变,国民知识水和认知在无形中不断提升,某种程度上,短视频“知识+”在不知不觉中持续扩大中国面向未来发展的全民人文知识基座。知识短视频热播现象的出现,也正伪了之前个别“短视频是精神鸦 片”的偏激片面之词。当诸多知名学者与年轻人通过短视频连接,共享对于世界的洞察与分析,也就展现出短视频知识内容的张力和发展可能,成为青少年成长过程的引路明灯。

短视频的信息获取门槛相比于图文、音频更低、受众更为广泛。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偏僻乡村的一介老妇,虽然文化水不高,甚至可能识字率不高,也能通过观看音频的方式与城市白领共享新鲜资讯和知识,知识通过短视频以更加普及的方式传播,知识创作者也将获得更多的受众,社会多年呼吁的城乡教育均等有了更具的落地载体,这也就进一步提升了知识的社会价值。

由此可见,“知识传播”的广度和宽度取决于两个标准:研究和创造知识的“智慧供应者”达到一个量级,而知识以符合社会所需的低成本方式进入到千家万户。短视频“知识+”首先实现了截止目前最低成本、最易被社会各个群体所接受的传播方式,受众的激增与积极的互动,又让更多的知识创作者看到自身价值实现的广阔空间,从而带来知识“供应侧”创作者、知识数量和质量的双向提升。最终,以短视频为中介,形成了一个生机勃勃而庞大的思想市场,这个市场的容量越大,大众的“知识获得感”就越强。

黑格尔说:“哲学是被把握在思想中的它的时代。”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通过短视频传播的各类学科知识,知识与“普通人”的接触面日益广泛,也会对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于无形中塑造出不一样的时代面貌,在与大众、时代的互动共促中变得富有生气、不断丰富与进化。而 “知识+”也让短视频除了给人们带来休闲娱乐、精神消费、电子商务等功能外,还将为个体与社会带来多重深远价值的内容服务,从而更富有生命力、也能走得更远。

推荐

热点更多》

关闭

快讯更多》

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