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现代金融工具 发挥市场“无形手”的作用

来源:科技日报

现代金融的核心功能,是优化全社会资源配置。现代金融服务发明成果转化,其关键职能就是将有限的资金和土地等资源,配置给更有利于企业发展和地方产业升级的科技项目。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以下简称“十四五”规划)聚焦量子信息、光子与微纳电子、网络通信、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现代能源系统等重大创新领域,让社会各界兴奋不已。

如何立足中国发明专利资源,发挥现代金融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以推动发明成果转化,服务“十四五”规划落地实施,是摆在中国科技界和金融界面前的共同使命和挑战。

发挥市场“无形手”的作用

中国人早就意识到科技发明的作用。为了引进科技成果,中国向西方国家开放国内市场,希冀换来自身的科技升级、健全产业布局。

随着我国各工业门类逐渐形成相对完善的“技术树”,中国引进的技术逐渐趋向极少数“高精尖”领域。然而,二十一世纪中国科技发明“超英赶美”,不能再走苏联计划经济的老路子,而要发挥市场经济“无形的手”的作用,尤其要依托现代金融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以商业银行为主力军的间接融资金融体系,对中国迅速城镇化进程提供了决定支撑。

今日之中国,普通居民住房需求增速创下历史之最和世界之最,现代化都市住房已经遍布华夏大地,但是技术发明很难像土地或者房产这类固定资产一样,成为银行贷款的抵押品。间接融资体系无法为“十四五”期间发明成果转化大潮提供必要的金融服务,只有科技界和金融界共同努力,用直接融资附以科技创新,才能应对“双循环”经济大潮。

两年来,中国股市提高增发股票便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开设科创板、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加大资本市场国际开放程度,这些都为更好地服务“十四五”规划、服务中国现代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奠定了基础。

调动各方积极

现代金融的核心功能,是优化全社会资源配置。现代金融服务发明成果转化,其关键职能就是将有限的资金和土地等资源,配置给更有利于企业发展和地方产业升级的科技项目。通过直接融资促进发明成果转化,必须充分调动各方积极

首先,科技和金融相互赋能,必须调动传统产业的积极。房地产上下游企业、资源型企业聚集的传统产业,虽然资金雄厚,但是面临业绩天花板、面临没有科技进步就会被淘汰的风险。因此,要鼓励传统产业积极寻求科技服务机构和投资机构专家的帮助。用科技和金融双重标准筛选科技发明项目,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对接传统产业,就是现代投资银行的业务职能。

其次,科技和金融相互赋能,必须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发明成果转化不能一哄而上,也不能“等靠要”中央政策。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只有将发明成果转化为生产力、转化为本地就业和税收,才能保障城市可持续发展。因此,要鼓励地方政府将有限的政府公共财力和土地供给,倾斜到有利于发明成果转化的直接投融资领域。

最后,科技和金融相互赋能,必须调动科技人才、科学家的积极。二十一世纪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科技人才更是一个国家发展的硬核动力。解决中国科技转化体系痛点,必须加强对科技人才的现代金融知识普及,鼓励并引导科学家正确认识金融市场,让科学家们会用、善用、巧用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

科技金融创新融合的抓手

作为发明成果转化市场主体的科技企业,大多具有“轻资产、缺抵押”的特征。在间接融资金融体系的风险控制、业绩考核体制下,大多数科技企业手中的技术、专利难以量化估值,融资难度更大。

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各界对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各类旨在打通转化过程的服务台、研究机构大量涌现,助力成果转化的创新产品日益丰富。以成立于2017年的佛山中国发明成果转化研究院(以下简称中发院)为例,该机构就在探索整合相关部门和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头部企业等资源,共同开发创新融资工具,为高科技企业解决融资难题。

中发院是中国发明协会批准,国内外百余家行政事业单位、科研院所、金融机构和知名企业等作为首批发起单位倡议成立的。佛山以传统制造业为主体的本地经济,急需注入前沿科技成果,像中发院这样的科技创新台,实际上就是佛山政府借力推动科技金融创新融合的抓手。

以中发院引入佛山的佛山瑞加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为例,2020年该公司在中发院协调下,通过知识产权质押,获得广东南海农商银行1000万元贷款,解决了科研攻关经费的燃眉之急。2021年2月,该公司新研发立项的移动式头颈磁共振成像系统,正式获批进入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查程序,意味着该项科技成果距离顺利转化进入市场又进了一步。

与此同时,中发院还以测评中小企业的科技资产价值和科技应用转化能力为基础,联合广东南海农商银行、佛山高新区国有企业广东佛高控股有限公司,以及拥有大数据征信技术的金电联行公司,共同推进科技智慧贷创新金融产品。

践行“长尾理论”的直接融资

在传统制造重镇的佛山,旨在服务产业升级的高新技术产业基金直接融资一直备受期待。作为佛山最早且唯一的国家级产业技术开发区,佛山高新区一直探索联合创新台和产业基金等直接融资机构推出融资产品,实现金融的“长尾效应”。

金融“长尾效应”,源于2004年美国《连线》杂志提出的“长尾理论(Long Tail Theory)”,主要形容在风险投资领域,高科技风险投资的高收益、高风险特征。美国硅谷风险投资的成功经验表明,只有足够的耐心、足够分散化的投资项目和足够长的投资周期,才能形成足够长的金融“尾巴”,才能最终培育出高科技盈利企业,苹果、谷歌等跨国企业就是由此而来。

像中发院这样的创新台,更像产学研结合的催化剂,帮助金融机构果断迈出“临门一脚”,形成融资业务闭环,有媒体形象地称呼这类台为“最能听见炮响的地方”。佛山通过引入科技成果转化机构的做法,颇值得其他城市借鉴——通过引入中发院,佛山成为全国发明展和国际发明展的东道主,佛山企业家在家门口就有足够多的高科技“标的”可供投资,有了实现“长尾效应”的可能

虽然有了足够多的投资项目,但中外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基金仍然面临良、可持续的资本退出机制这一挑战,相关探索已在粤港澳大湾区内悄然推进。上市公司具有资金和品牌优势,是多层次资本市场“金字塔顶端”,也是高科技风险投资项目的最佳资本退出渠道。在2020年11月第二十四届全国发明展览会上,以粤港澳大湾区内上市公司为主要发起成员单位,中发院牵头成立了中国发明成果转化上市公司联盟,同步筹划设立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力求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与资本市场更深度融合。

中国科技腾飞需要创新发明成果转化机制,需要科技和金融相互赋能。只要各级政府机构、各类创新台、各界工商企业以及现代金融业共同努力,紧扣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需求,巧用金融创新工具,必然能激发社会各界的主观能动,让中国经济大船乘风破浪、直济沧海。

(钱为强系中国发明协会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佛山中国发明成果转化研究院院长;许维鸿系甬兴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

推荐

热点更多》

关闭

快讯更多》

财富